意甲比谁都需要历史功勋扶持不改制别说正赛就连附加赛也没门

今年三月中,欧洲足坛豪门的代表机构,“欧洲俱乐部协会(简称ECA,以下称‘欧俱协’)”和欧洲足联开了一次碰头会。这次非正式的会晤,大白话叫“海吹会”——什么话题都可也聊,既没有正式的议程,也不会做任何决定。

是谁导致欧冠嵌入小组循环的?贝鲁斯科尼!谁游说非冠军俱乐部获准参赛?贝鲁斯科尼!谁促成四大联赛前四直入正赛?意甲!谁倡议欧冠变成半独立王国?阿涅利!适逢阿涅利担任欧俱协主席,他只是递交这个设想的大使,而非只有他想这么干。阿涅利代表的是十四豪,和弗洛伦蒂诺出面没区别。然最迫切需要欧超必然是意甲。英超反对,不等于六强反对。坐拥比欧冠还来钱的金鸡,英超怎能火鸡投票过圣诞?六强乐得隔岸观火,坐收渔利。

换上的吴毅臻,踢的不好,没有侵略性,周俊辰今天上场也没有踢好,感觉很紧张,希望别打击他的自信。朱建荣位置感这场失去了,说明他更喜欢单箭头,而打双中锋,他位置被伊哈罗站住了就不会踢了,最后那个失球不谈了,想到心里就不舒服。重点说一下外援,懂球的应该看出这场罗梅罗踢的真的好,踢法现代,传了很多好球,他需要的就是心态调整过来,会踢得比现在更好。伊哈罗来了后,我重新看了去年亚泰球,他真的很适合中超,中路背身拿球能力极强,思路清晰冷静,知道该做什么,体能可以坚持80分钟,缺点是射门就喜欢追求角度,但就是差口气,这个缺点改不了,也不会改。瓜林这场很认真,但之前我就说了,他减肥不下来,灵敏就没了,速率还是太慢了。

某些情怀党会看。几年前一批潜水党跳出来,说自己暗恋莱斯特城几十年。绝大部分球迷不爱看,媒体不爱看,最糟糕的是赞助商不爱看。弱队夺冠,在竞技层面当然是好事,之前不是赞英超卖悬念吗?但欧冠是菁英赛事,这么卖悬念暴殄天物,No!No!No!你几乎可以听到贝总哀号。无论金主,赞助商还是转播商,谁都不愿意(这么早两强相遇)。贝鲁斯科尼尤甚。

海吹会是欧俱协和欧洲足联过招的默认套路。豪门有什么不爽,萌发了什么新奇的点子,都可也拿到海吹会上,来一番“思想火花的碰撞”,听说过“脑力激荡”吧?大公司爱玩这个。这次碰撞的要旨,据现任欧俱协主席,尤文图斯东家阿涅利提议,是对五年以后欧洲球会级赛事模式作大规模调整。

朱建荣作支点,位置感,个人觉得可能是教练布置,从政,没问题,前后他都今天表现的不错,伊哈洛,可以了,做墙,逼抢,带球,突破,都挺好的,这场的不足,除了疑似的手球外,还有些真的是运气。钱杰给的问题说了好多次了,身体对抗头球不足以胜任后卫,前两场几次险情只不过没丢球但是不能老赌运气的。今天这球平局或者运气好些赢球很正常输球不应该。节奏不控制,体能打光队形出现松散就会被对方快速反击利用,富力大部分时间打控制球,但是真的一下子快起来申花这边就会出现不适应,对方今天外援还很早伤了怎么看都不该这种结局。

花帅这场没什么问题,申花踢的也很好,前后场距离也保持的不错,进攻清晰,防守有针对性,几个换人和阵型调整和边路换边,该做的都做了,就这点人,打成这样,我觉得希望很大。教练没问题,讲的实惠,蒋4这场我觉得是打盯人中卫,只是前提了,所以,我钱蒋换这点,我稍微保留下意见,人员,状态有起伏很正常,王伟应该是我家消耗比较大的球员,位置和战术导致的,调整轮换也是合理的,lml我觉得,今天控球传球,还是有些南美国家队球员的水平的。申花这边也见底了,不然怎么会被富力最后阶段连续任意球最后还丢球?曹赟定莫雷诺今天不在节奏快快快,不能稍微控制一下能快就快不能快就控制下给对方一个惊喜?

先回到卅二年前的欧冠,那不勒斯历史性以意甲冠军身份进军欧冠(当时还叫冠军杯),第一轮抽到皇马!好事啊!但在贝鲁斯科尼眼里,这是灾难。当季卅二强,仅五家是后来十四豪成员。意甲三强?木有!英甲三强?木有!甚至木有英甲。巴萨?马竞?大巴黎、马赛、多特蒙德?通通木有!皇马淘汰那不勒斯,意甲灯灭(首回合在伯纳乌闭门比赛),五湖四海的老马球迷那叫一个悲痛!第二轮卫冕冠军波尔图出局,八强拜仁出局,德甲灯灭;四强皇马出局,西甲灯灭。

欧冠还没看清老马的盖世武功,那不勒斯就出局了。两年后,那不勒斯卷土重来,第一轮熬过匈牙利冠军乌伊佩斯特,熬不过第二轮苏联冠军莫斯科斯巴达克——互射点球淘汰。夹在那不勒斯两次过早出局之间,国际米兰一出马就被瑞典马尔默干掉。马尔默非泛泛之辈,好歹进过决赛,可你想当马尔默球迷吗?

谋财害命!与虎谋皮!

当时,米兰正朝着队史意甲第十一冠迈进,古利特和范巴斯滕加盟,花了贝总六百五十万英镑(后者因合约到期只换回零头),贝总如何能忍米兰出师未捷便夭折?古利特加盟时已是金球奖得主,范巴斯滕加盟后蝉联金球。若米兰因“阿尔巴尼亚某个球场的一块土疙瘩”出局,不仅是意甲的损失,欧冠的损失,更是万千球迷的损失。这是贝总呼吁改制的逻辑——老子砸了辣么多钱,只打一轮?

欧俱协是欧洲足联唯一承认的利益团体,乃“十四豪”十一年前被欧洲足联招安的结果。十四豪成立于世纪之交,最早是当时欧洲十四家豪门和欧洲足联、国际足联叫板的联合阵线(两年后再添四家)。双方围绕球员参加国际赛谁看账闹了七八年,最后由国际足联掏钱息事宁人。欧俱协比欧洲职业联盟强势得多,也高调得多。十四豪问世,并非旨在向欧洲足联、国际足联索取球员出场费,而是为了欧洲超级联赛。

对欧洲足联的菁英赛事再行改制,重点还是欧冠。简言之,就是把欧冠变成一个豪门稳入,旱涝保收的菁英会所。目前八组每组四队变成四组每组八队,四组前六自动进入下季正赛。剩下八席?赐予非主流俱乐部,以示欧俱协(而非欧洲足联)的关怀和恩施。此外,欧俱协还觊觎各国联赛的饭碗,拟将部分赛程塞到周末,将各国联赛挤到周中。这招最阴损:蚕食各国联赛地盘,藉黄金时段扩大欧冠的曝光度和营收。

不消说,欧俱协的设想激起各界强烈反响。英超廿家主席本月初开会,发表措辞强烈的声明,拒绝欧俱协的方案。你会好奇:欧俱协意欲何为?英超为何反对?我加一问:为什么每次总是意大利人搞事?这一一点才是核心。阐述之前,先问你两件事:哪些组织影响欧洲足联政策?过去卅载,欧战模式又如何变迁?每次政策变化,模式翻新,都少不了意大利人的影子。

当时的欧冠绝非今天的现金奶牛,夺冠都分不了几个钱。贝总砸古、范的转会费,与十年后冠亚军所得差不多。多特蒙德分了九百多万,尤文图斯八百五十万。搁今天还不够小组阶段的出场费。埃因霍温和本菲卡能分多少?米兰很幸运,萨基带队蝉联欧冠,纪录撑了廿七年。第一次,米兰淘汰索菲亚、贝尔格莱德红星、不来梅、皇马,决赛完胜布加勒斯特星,二十年后再登欧洲之巅;翌年卫冕,米兰再摒赫尔辛基、皇马、梅赫伦、拜仁,决赛击败本菲卡。

期间,欧冠模式还从简单小组循环到复合小组循环再回到单小组循环;从四大联赛第三、四名经预选赛入围到第三名直入,第四打附加赛。这两次无非三大改制的副产品,意义和影响稍逊。将十四豪和欧冠三大改制结合起来,不难找到一条线索:豪门步步逼宫,从最初谋求更多,更稳定的赛事收入,逐步发展到干预并左右欧洲足联施政,最终可能哗变独立,脱离欧洲足联自娱自乐。这背后的推手以意甲豪门为主,近年来皇马越来越积极。谁强势谁成为推动欧超——豪门独立运动的急先锋。

决赛是埃因霍温和本菲卡。搁现在,你看吗?

米兰重返欧冠十年后,欧冠不仅小组甄别制度完善,淘汰赛两轮也家家满意。贝总却不满足。九十年代意甲风靡全球,垄断欧战,内战之激烈不逊今天英超。三夺欧冠后,贝总未雨绸缪,又游说欧洲足联放开准入门槛,接纳联赛亚军。莫拉蒂、阿涅利帮腔造势。一九九七年夏,八个主流联赛的亚军喜迎欧冠资格赛。贝总当真远见卓识。大破巴萨捧杯后十年,米兰只拿三次意甲却六次参加欧冠。

米兰两季都有惊魂,都在十六强。对红星首回合1-1,次回合客场落后0-1,幸亏雾色渐浓,西德主裁判腰斩比赛,取消赛果翌日再战。再打还是1-1,互射点球萨维切维奇宴客,米兰弹无虚发;对皇马首回合2-0,次回合布特拉格诺易边前破门,下半场死活进不了第二球。半决赛和皇马、拜仁交锋,谢谢!十六强?不要!

意甲比谁都需要历史功勋扶持。英超获得四席后从未在外围失手,意甲却从1999年首获四席,至2008年(引入附加赛前最后一届)的十年里,四队次外围掉队。自2009年引进附加赛,九个赛季里,意甲成绩一路下滑,战不三合被德甲超越跌入第二档;九次附加赛六次不及格。切费林上台前,意甲连续三年附加赛被淘汰。不是改制,国际米兰别说正赛,就连附加赛也没门。意甲不搞事,三年拿不回四席。至于英超强烈反对的内情,下回分解。

除了欧洲足联,对欧洲足球影响最大的势力就是欧俱协,另外还有“欧洲足球联盟”,以及“国际职业球员联合会”。其它组织要么无涉政策,要么孤芳自赏,按下不表。欧洲足球联盟是欧洲顶级联赛的组织,成立时间比欧俱协及其前身“G14(戏称‘十四豪’)”还早,平素颇为低调。若非欧俱协这次试探碰了大小联赛的蛋糕,他们还不会进入舆论视野。

欧超的概念又比冠军联赛早,可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米兰蝉联欧冠。欧超未成现实,系欧洲足联一再忍让。如果欧俱协这次海吹得逞,欧冠实际上就是欧超,就差改名。欧冠从传统擂台制发展至今,历经三次重大改制——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嵌入小组循环;开非联赛冠军准入先河;以奖励历史功勋和贡献为名,四大联赛非冠军球会直入正赛,免附加赛最后一刻翻船之虞。

改制泽被同侪。同期(1994-2004),国际米兰(4次)、尤文图斯、帕尔马、拉齐奥(各3次)和佛罗伦萨享受了新政的好处。再过二十年,国际米兰成为凭历史功勋入围的第一支意甲球队。这个条例两年前通过。2016年夏天,正值布拉特、普拉蒂尼失势,因凡蒂诺赴国际足联主政,欧洲足联群龙无首。欧俱协抢在新任主席切费林上台前,通过了功勋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