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码资本领投物流仓储机器人创企海柔创新获B轮融资

近日,物流仓储机器人科技企业海柔创新宣布完成B轮融资,由源码资本领投,老股东华登国际、零一创投跟投。加上去年完成的由华登国际领投、老股东百世物流跟投的A轮融资,两轮融资金额过亿。

天眼查APP显示,海柔创新成立于2016年底,是由多名瑞士归国高科技人才创办的高科技技术企业。团队主要从事仓储物流设备、移动器人研发设计和样品加工。产品为仓储智能机器人,主要服务于电商仓库或一般仓库,帮助它们实现物料搬运的自动化和分拣的自动化。旗下货箱到人系统包括库宝机器人HAIPICK、软件系统HAIQ及工作站等,可实现物料的拣选、搬运与分拣,服务于有柔性自动化改造需求的物流仓库和工厂。

团队方面,目前海柔创新团队成员中60%为工程师。陈宇奇本人本科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电子系,硕士就读于苏黎世联邦理工机器人专业,其中陈宇奇的毕业设计正是料箱机器人。第一次创业创立了香港普格精密系统有限公司,而后创立海柔创新。

据介绍,下一步,海柔创新计划建立多个区域销售和技术服务中心,并与全球的系统集成商、代理商合作,形成覆盖全球的营销网络和技术服务体系。而除了箱式仓储机器人,海柔创新还将结合机械臂、包装机器人、激光导航叉车、传送带等技术,为不同的仓储客户设计柔性、高效、定制化的解决方案。

每年都要到135公里外考试

2003年至今,这趟全国唯一一趟高考专列已经由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公司连续开行了18年,送运考生3.4万人次。今年大杨树当地的5家爱心企业为400多名考生购买了往返车票,让考生免费赶考。或许,对于当地的学生来说,这趟车更像是一辆逐梦车。

大杨树镇地处大兴安岭南麓,是鄂伦春、达斡尔、鄂温克等少数民族聚集地。由于高考考点必须设置在旗(县)所在地,因此大杨树镇考生每年都必须到135公里外的阿里河镇参加高考。

孩子们每次到镇上上学,都是村里谁家有拖拉机或者牛车有空就一起送,如果实在忙腾不出时间,孩子们便只好自己走出村子。拖拉机需要30分钟,走路大概要2小时。出村后再换乘客车,继续颠簸3小时左右才能最终抵达学校。当然,也有另一条相对近的路可以选择,但这条路要穿过一条河,还需要坐船,上岸后同样需要再换乘客车。更多的时候,孩子们情愿多走些路直接去坐客车。

新京报记者从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今年因为疫情,铁路部门为每名考生精心准备了防疫爱心盒,里面装有口罩、消毒纸巾、纪念车票等礼品,青年志愿者往返于站台引导考生乘车,提供免费矿泉水、钢笔水、笔、小药箱等;“专列”上免费发放信纸,让考生记录下高考前的心情。此外还邀请了专业摄影师,将在列车上为考生拍摄毕业照。

早在6月中旬,李佰芳悄悄从网上订购了写着高考加油的横幅和脸贴,“我的学生都比较内敛,我也不确定他们是否会贴出来。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孩子们加加油、打打气。”李佰芳从教11年,带过几届毕业班,但这样表达对学生高考的祝愿还是头一回。“真的是比自己上考场还要紧张。希望我的学生们发挥正常水平,考的全会,蒙的全对。”李佰芳笑着坦言。

作为公司B轮领投方,源码资本郝毅文表示:“海柔在料箱到人解决方案上有着深厚积淀,库宝也在最近两年获得了行业头部客户的认可。我们认为料箱机器人在存储密度、出库效率、改造成本上是一个综合性价比较高的解决方案,也看好团队能持续创新,为客户带来更大价值。”

李佰芳(中)和考生们在高考专列上合影。受访者供图

考生们陆续进入车站登上专列。通讯员 张学鹏 摄

考生们在大杨树站前合影。通讯员 张学鹏 摄

李佰芳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大杨树镇,成了一名化学老师。

海柔创新CEO、创始人陈宇奇介绍,库宝机器人系统的设计理念可以概括为“用得起”和“容易用”,使用库宝,可在一周内完成仓库的自动化改造,整个系统可以1个月时间左右上线,库宝机器人一次性拣选、搬运多个料箱或纸箱,进而提高工人3-4倍的工作效率,其中,库宝机器人最高可适用于5米货架,能够为仓库提高80%-130%的立体储存密度。因其易部署、易扩展的特性,也更易于进行改造和升级。

和李佰芳一样,时隔数年有机会重新踏上高考专列的人不在少数,只是身份已从当年的考生变成了老师、铁路工作人员。大杨树站客运值班员袁静伟今年就要退休,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服务高考专列,她的女儿当年也是乘坐这趟列车去参加高考。对于这趟专列,她同样有着特殊的感情。

当年数小时的路现在只需十几分钟

7月6日一早,李佰芳带着班里30余名学生坐上了5117次高考专列。望着眼前有些兴奋、有些紧张的孩子们,李佰芳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2003年,我参加高考的时候,这趟车第一次开,当时还是绿皮车,没有空调。”

赶上了全国首趟高考列车开行

“我家到大杨树镇,以前需要走路或搭乘拖拉机,然后再换乘客车,现在路修通了,开车10多分钟就能到。而当年需要坐船的河上,也架起了大桥。大杨树镇的学生虽然还是需要到阿里河镇或其他地方去考试,但路通了、平坦了,高考专列从绿皮车变成了空调车。”李佰芳说,几年前,开车送孩子去考场的家长开始多了起来,但近两年,家长们又开始让孩子坐专列去考试。因为对于孩子们来说,高考结束后,大家将各奔东西,集体搭乘这趟火车回家是高中时代最后一次聚在一起的机会了。

再次坐在高考专列的车厢里,她觉得,相比当年,现在的学生们幸福太多了。

同学们一起乘坐高考专列。通讯员 张学鹏 摄

专业摄影师将在专列上为学生拍毕业照

学生时代,李佰芳住在距离大杨树镇数小时车程的一个村子里,这里所说的数小时不是距离有多远,而是因为交通闭塞、路难走,导致车程很长。别说到阿里河镇参加高考,就连到大杨树镇的学校上学都十分周折。

“这也太幸运了吧!高考一定好运!”不知当时有多少考生和李佰芳一样有着这样感慨,感觉这趟列车为自己助力了一把。对于当地考生们来说,去高考不用再各种周折,可以直达考点了。

2003年6月7日,高考如约而至,李佰芳对于高考的记忆只有一个字——冷。“当天内蒙古居然下雪了!当时又赶上了非典,进考场前需要排队测体温。没想到会突然变天,我们都穿着短裤、短裙,所以冻坏了。”至于考场上的细节,李佰芳已记不太清了,除了紧张只有紧张吧。

“那时候因为路程远,学生都是寄宿在学校,衣食住行都是老师帮我们张罗,父母因为忙着农活很少能顾及。我9岁就已经开始在校住宿了。那时候我们这边的老师真的很辛苦。”李佰芳清晰地记得,2003年高考时间首次从7月改为6月,她本做好了和学哥、学姐们一样坐着大客车周转数小时,然后换乘火车到阿里河镇参加高考的准备,可就在考试前夕,全国首趟高考列车开通的消息传到了镇上、传到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