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成瘾记忆的“橡皮擦”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成瘾记忆的“橡皮擦”

烟瘾、酒瘾、网瘾、手机瘾,甚至毒瘾,戒掉这些“瘾”,为什么那么难?

一组小鼠实验揭示了成瘾记忆形成与维持的关键通路——

更重要的是,这种“擦除”作用可以持续较长时间。通常情况下,经过“戒毒”训练的小鼠,在低剂量的吗啡提示下很容易唤起记忆,造成复吸。但经过“记忆擦除”的小鼠,在“戒毒”14天后,即使受到低剂量吗啡提示,仍然不能唤醒成瘾记忆,有效阻止了复吸发生。

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到现在中国排名第四的大富豪,黄峥用极短的时间创造了一个很大的奇迹,拼多多如今已是稳稳当当的电商榜眼。

使用类似方法,科研团队接着研究了“丘脑室旁核”到“伏隔核”通路的作用。与“中央杏仁核”通路不同,在训练时,抑制“伏隔核”通路并不会影响小鼠的位置偏好,但在记忆维持阶段抑制该通路,则可干预小鼠对吗啡记忆的提取。

能够在阿里和京东的围追堵截下野蛮生长,拼多多的套路之多、韧性之强可见一斑,没好几把刷子绝对是行不通的。

基本盘大致建成后,黄峥立马开始拓建自己的渠道,用新品牌计划扶持国产优质白牌,用一系列助农措施与农产品经销商建立联系,实现互利互惠。

朱英杰说,这表明,“丘脑室旁核”到“伏隔核”通路对与成瘾记忆的提取和维持密切相关,同时也为预防及治疗毒品复吸,提供了新的靶点与参考。他告诉记者,这项研究发现对于其他顽固的深度记忆,例如恐惧记忆、创伤后应激障碍等亦有借鉴意义。

但为什么只有拼多多成功了呢?对于这个问题木易倒是有一个很好的解释,因为黄峥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屠龙少年,其他人都只是在佯装冒险家。

所有事物皆有脉络,拼多多的成长路径也一直有迹可循,在环顾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纷呈的故事后,私以为拼多多之成功源于黄峥贯穿始终的商业逻辑。

从过往的创业经历来看,黄峥有着两个极为突出的特点:一是喜欢出奇制胜,二是注重营销传播。

在当下所有的电商平台中,唯有拼多多始终坚持着低价的原则,比线下也比其他竞争对手低。

步步高时段永平又复刻了一遍,从创立到成长为庞然大物一样用时极短,这个模式被黄峥很好的发扬到了拼多多身上。

虽然段永平曾强调过与黄峥并非师徒,但这个大佬的小心思却一直没能得逞,毕竟他们之间的瓜葛实在是太深了。

我们唯一能够知道的,现在通过电商平台购物时,已经很少再像从前那般喜悦了。

中国电商三巨头中,相较于马云和刘强东的半路出家,只有黄峥师承一代大家。

这种价差远比拼多多来得还要夸张,可人们还是会去大胆的尝试,用并不丰厚的经验,在质量问题比现在严重的产品中,淘出让自己满意的货物。

“这一系列实验表明,‘丘脑室旁核’到‘中央杏仁核’通路的功能,是在大脑中促成吗啡奖赏与环境的关联。”朱英杰表示,该神经通路与成瘾记忆的形成具有密切关系。

百亿补贴的扎实,则打破了人们对拼多多的刻板印象,使之完成了从“并夕夕”到“拼爹爹”的进化,一遍又一遍的验证真香定律。

与之相应的,连个购物车都没有的拼多多,并没有那些复杂的满减和优惠规则,标什么价最终卖的就是什么价。

他们都有着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对拼多多的力量一无所知。

至于正走在屠龙路上的这个少年,最终会不会变成下一条恶龙,时间最终会告诉我们答案。

受此消息影响,拼多多当日股价直接暴涨了20.41%,第二天又涨了12.73%。两大连涨让拼多多刷新了纪录,突破了1800亿美元。

也许是因为太过匆忙,仍然有很多人不解拼多多到底为何崛起,又凭借什么从下沉市场走到五环之内?

在中国所有电商平台中,这一市值仅次于阿里,比京东要高出300多亿美元。这是拼多多和京东有史以来差距最大的一次,也是黄峥距离马云最近的一次。

当时的人们会担心买到假货、烂货,但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正品的喜悦之情,带来冲击显然是更强的。

找到了成瘾记忆的关键通路,接下来的问题是,两条神经通路在功能上有什么区别,能否通过抑制通路消除成瘾记忆?科研团队展开了进一步的实验。

在无数篇关于黄峥的文章中,丁磊和段永平这两个名字时常联袂而出,前者为黄峥提供了认识后者的机会,而后者则成为了黄峥最大的机缘。

小霸王时他另辟蹊径,把游戏机摇身一变成了学习机,请成龙代言更是开创了业界的先河。又采用多渠道铺开将产品迅速扩散到全国各地,让小霸王在极短的时间内声名大噪,赚得盆满钵满。

以上的这些因素,想要复刻起来其实并不难,段永平和黄峥的事迹也证明了此言非虚。所以这些年争相模仿的人很多,就连阿里和京东也先后推出了相应的产品。

就如凡尔赛文学再度大热一样,某些潮流其实一直都在轮回。

便宜、简单这两个特性,开始让拼多多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备选项,毕竟不是所有的打工人,都有充足的时间养猫盖楼、打战队的,优惠的那几十块钱根本得不偿失。

所以,如果用最初的标准来判定,拼多多才是现在最电商的那一个,因为只有它足够便宜、足够简单。

况且,只要不是想10块钱买劳力士、5块钱买神仙水,拼多多上的产品价格完全说的过去,与其他两个平台搞促销时的价格差距并不大。

换句话说,小鼠在训练时记住了有吗啡的房间,但在测试时抑制“丘脑室旁核”到“伏隔核”通路后,小鼠不再对任一房间产生明显位置偏好,关于吗啡房间的记忆似乎被“擦除”了。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成瘾留下的顽固记忆。”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内尔神经可塑性诺奖实验室执行主任、研究员朱英杰说,有别于学习、认知等常见类型的记忆,成瘾在人脑内会形成持久、顽固、环境关联性极强的记忆。

拼多多为什么能够这么便宜?这是一个困扰着很多人的问题,便宜没好货的思维确实也很难改,人们不敢相信拼多多的低价。

前不久,他所在的科研团队联合美国斯坦福大学陈晓科团队,针对阿片类药物成瘾发现了两条神经通路的全新功能:分别调控成瘾记忆的形成和维持。此外,通过抑制其中一条通路,研究人员成功消除了小鼠成瘾的关联记忆,阻止了复吸行为的发生。相关研究已于近日发表于神经生物领域学术期刊《神经元》。

这恰好也是段永平的最强杀招,以前的小霸王和步步高基本都是这么来。

从这方面看,现在的拼多多其实像极了最开始的淘宝,只不过消费者逐渐改变了当初的消费观念。

对照其他两大电商平台,拼多多迄今为止都未设立所谓的购物节,对618和双十一也兴趣缺缺,这些年来都没发过一次战报,宣传也是少得可怜。

今年的双十一刚刚过去不久,不知道有多少人从“尾款人”变成了“吃土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默默走上了“退货补差”的赚钱之路。

中国电商发展至今已有20多年的历史,它在诞生之初同样满载着非议,人们不敢相信实体店里几百块钱的东西,在网上竟然只要100多。

这也就意味着,人们已经很难再享受到电商购物的之前种种福利,或许有人会说这是消费升级的一种形式,可“6亿人月收千元”的残酷数据表明,此刻并不是升级的最好时机。

除了以上这些利好的数据以外,拼多多还狠狠的甩出了一张“王炸”:这家仅仅创立5年、上市2年多的电商公司首次实现季度盈利,净利润为4.664亿元。

一件相同的产品本来就存在价差,当年电商行业之所以能崛起,靠的不就是便宜嘛,怎么轮到拼多多就想不通了呢?

在朱英杰此前的研究中,他曾发现“丘脑室旁核”脑区是与毒瘾戒断反应密切相关的全新神经通路,论文发表于国际顶级期刊《自然》杂志。此次成果正是针对同一脑区的再次突破。

而此刻的拼多多,正是在用真金白银的百亿补贴,在确保了正品行货的同时,还能让消费者享受到这种久违的喜悦。

所谓的大数据杀熟也不存在,要知道拼多多早就是个“比价软件”了,搞这种事情分分钟会被抓包。

经过数日的反复配对后,小鼠便形成了成瘾记忆:A房间里有吗啡,会带来快感;B房间里没有吗啡,不会产生快感。

根据财报显示,拼多多今年第三季度营收超过142亿元,同比增长89%;年活跃买家数量达7.313亿,同比增长36%;月活跃买家数量达6.43亿,同比增长50%。

科研团队利用病毒示踪技术和光纤记录方法,观察到在毒品记忆形成、提取和持续的过程中,小鼠大脑中“丘脑室旁核”到“中央杏仁核”,以及“丘脑室旁核”到“伏隔核”的两条神经通路,被激活了。

朱英杰说,小鼠在行为学上会对A房间表现出明显的位置偏爱,即便数日后不再向其注射吗啡,任其在两个房间中自由选择,小鼠70%-80%的时间还是会待在A房间。

首先,科研团队利用光遗传学方法对“丘脑室旁核”到“中央杏仁核”通路进行了调控。结果显示,在训练小鼠的过程中,对这条神经通路进行光遗传抑制,小鼠会记不清自己在哪个房间得到了吗啡。而激活这条通路时,即便在很短的天数内给小鼠注射少量的吗啡,它仍能对得到毒品的房间产生明显偏爱。

在大脑司令部中,上千亿的神经元各司其职、互相协作,不停歇地处理着海量信息,而将这些神经元连接起来并传递特定信息的,就是神经通路,大脑行使学习、记忆等各种功能就是通过这些神经通路的网络电信号活动来实现的。

他先是以下沉市场的独特视角入局,一举把电商所谓的红海染成半蓝;紧接着又用极致的营销,比如魔性洗脑的广告、微信的社交裂变、超乎想象的低价等方式,让拼多多迅速收割大批用户;

这样的“淘宝”游戏,被人们实际操作了一遍遍后,我相信必然会改变某些早已变质的规则,让某些平台不能再肆无忌惮的予取予夺。

制定规则的人化身恶龙,黄峥只好拿起上天赠予的屠刀。

科研团队在箱子的两边设置了两个环境完全不同的小房间,对小鼠进行训练:第一天将小鼠关在A房间里并向其注射吗啡,吗啡激活了大脑内的“奖赏系统”,将毒品“转化”为脑内的快感;次日,作为对照,科研人员将小鼠关到B房间里,并向其注射生理盐水。

电商原有的普惠属性正在逐渐消散,虽说被有心人安排上了“新零售”的标签,但线上和线下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却是不争的事实。

导致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是部分电商平台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最直观的反应就是价格不断的上涨趋势,线上和线下的价差正在不断的缩小,很多产品甚至没有了价差。